NewAlphabet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Summary: 提姆本希望今天能独享大宅(和阿尔弗雷德的美食),结果等待他的却是一个14岁的杰森,还有接踵而至的一堆麻烦。

原作者: AllumetteRouge (RedRaidingHood)

原文地址:New Alphabet

授权:

 

Summary:

提姆本希望今天能独享大宅(和阿尔弗雷德的美食),结果等待他的却是一个14岁的杰森,还有接踵而至的一堆麻烦。

 

Chapter 1

原作者注:

我之前有没有说过我想要写一篇可爱的、多章节的,但又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情节的小说?这样我在无聊的时候就能写一些轻松的家庭小段子。好吧,并不是这篇(至少现在不是)。它发展出了一整套情节。该死。

 

Chapter Text

提姆不是一个喜欢早起的人,起床对他来说从不是易事。他今天只是想在去蝙蝠洞之前在楼下露个脸,让阿尔弗雷德知道他醒了。布鲁斯和卢修斯有个会,同时迪克和达米安仍然待在他们的公寓。这意味着他终于有一次能独享蝙蝠洞了,蝙蝠洞、大宅和阿尔弗雷德的美食,他会好好享受这一切的。

他穿着睡衣走下走廊,在楼梯上差点儿和阿尔弗雷德撞了个满怀。“早上好,提姆少爷。”

“早”提姆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说。“这,”他不太确定是自己还没清醒还是阿尔弗雷德真的拿了一把枪。“你拿了一把枪?”

老管家轻笑了下,就像上次在Brentwood他被建议冒充提姆的父亲时那样。【出自Robin#76】“我想是的。”

“好的。”提姆挠了下肚子,琢磨着这件事。所以阿尔弗雷德拿着一把霰弹枪在大宅里走来走去。好吧,他能解决这个。进一步的推论还为时尚早,他需要先问清楚,“为什么?”

“那几个没人用的房间里有声音传出来,我打算去搞清楚来源。”

“带着一把枪?”

“是的。”

阿尔弗雷德耐心地看着他,等待提姆将这些信息用他半梦半醒的脑袋拼凑起来。突然间,他完全清醒了,身体随之摆成了防卫姿势,并快速地向下扫视了一圈走廊以确保没有人试图攻击他们。“你认为有人入侵大宅了?”

“不清楚,但我正准备去一探究竟。”

提姆点头,将鞋后跟提上。“我和你一起,去看看是谁会蠢到闯进我们的房子。”

他注意着一路上听到的任何杂音,直到他们几乎走完主卧的这条走廊时,最右的房间里传出了什么东西哗哗响的声音。提姆谨慎地在门前站好,阿尔弗雷德在旁边,一切准备就绪。

不过他们谁也没准备好会在杰森的旧房间里看到的景象。里面是一个小男孩,瘦高个子,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轮青春期的生长突增。他光着身子,只用一截窗帘围着屁股。

“这什么…?”

“裤子,伙计。让我穿上裤子再说。”那个男孩瞪着他,接着把视线转向阿尔弗雷德。“然后你就可以向我解释这个人是谁,还有他在这干什么。我的天——阿尔弗,你上一次睡觉时什么时候?你看起来可不太好。”

他的注意力又集中到了提姆身上。“好吧,裤子就先放一边,”他怒气冲冲地说道,那个偷了蝙蝠车轮胎的孩子比任何人都更务实。“你现在就告诉我你对阿尔弗雷德做了什么,否则在老大来处理这件事之前,我会把你打到牙齿碎了往肚子里咽。”

提姆歇斯底里地笑了出来,斜靠在男管家身上,他紧盯着那孩子。“你知道,我可能记不太清了,他年纪这么小的样子,但……那是杰森,对吧?”

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从一开始就和蝙蝠侠在一起,准确来说甚至在开始之前。他经历过许多奇怪的冒险,并有着传奇性的坚韧不拔,而当看到这个男孩的瞬间,他就屏住了呼吸。提姆咬住嘴唇,后悔自己粗鲁的询问。阿尔弗雷德很爱那个男孩,那个曾经死去的男孩。

之后又死而复生——不,那个杰森没回来。那个年轻的杰森已经死去了。但现在他正站在旧家具之间,翻动着他的东西,想找一条裤子。

“你在开玩笑,对吧?”杰森放弃了与松垮的衣服挣扎,将双手放在髋部上,密切地注视着提姆的每一个动作。“你怎么会认识我的?”

“你多大了?”

“十四,大概。现在回到重要的事情上来,漂亮男孩。如果你对发生在阿尔弗雷德身上的事负有任何责任,我将——”

“—打碎我的牙齿,我知道。我已经有过那样的经历了。”提姆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试图回忆起他所知道的每一个有关年龄倒退的例子。之前有一次事故是和巫童有关,当然康和巴特也都有这种问题,但杰森既不是克隆人也不是神速者。

在他身旁,阿尔弗雷德把猎枪靠在门框上,一言不发地走进房间。他毫不犹豫地站在孩子的面前,以他年老的身躯所能允许的最大力度紧紧地拥抱着他。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杰森的反应并不是提姆所想的那样。他没有感到震惊,也没有犹豫,只是用双臂搂住老人,面带微笑地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但他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提姆,他问道:“你还好吗?”

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微笑,把杰森的肩膀推回去好仔细端详那个男孩。“是的,杰森少爷,我很好。你感觉如何?”

“不知道。我有点头晕。要是有条裤子就好了。”他的微笑很快消失,转而皱起了眉头。“说真的,阿尔弗,你看起来有点老。我不是想冒犯你,但你看起来好像一夜之间就老了十岁。”

“我向你保证,并没有整整十年。现在,让我们来解决衣服的问题。”

“那他呢?”当他回头望着阿尔弗雷德时,他的眉头锁成了一团。

“我住在这里,”提姆为自己辩护道。“有时候”。

“不你没有。我不认识你,并且我肯定你不住在这里。因为我就是知道。”

阿尔弗雷德这会儿的精神状态依然不是很稳定,没法应付这种情况。提姆决定由自己来解决,他向肩膀后面指了指。“你能去那个小恶魔那里看看有没有适合他的衣服吗?”

好在阿尔弗雷德只犹豫了一会儿,便向他点头,临走时拍了拍杰森的肩膀。“当然,提姆少爷。我马上就回来。”

他让管家走过,然后随手关上门,靠在木质门框上,双臂交叉,组织着语言。你要怎么告诉那个恨你的人他变老了?或者更确切地说,你怎么能告诉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他其实是一个成年人,爱好枪支,充满愤怒,并且总是对自己所爱的人发泄不满?

“别盯着我。”杰森冷笑着说,他的脸颊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我——我没有。哦,我的上帝。”提姆用手捂住眼睛笑了起来。那个男孩多年来一直是他的英雄,而现在他只是个裸体的小屁孩。这真是太有趣了。“哦,孩子。听着,阿尔弗雷德的年纪确实比你想象的要大。”

杰森立马进入了备战状态,那截窗帘看起来很快就会从他的屁股上掉下来;他紧张了一下子,但很快又放松了肌肉。“我就知道!”

提姆双手举向空中,呻吟着。“不是我干的,好吗?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做。—嘿,你看过《回到未来》吗?”

布鲁斯显然还没有教给杰森如何处理这类干扰信息。“嗯……看过。为什么问这个?”

“时间旅行。”提姆离开门边,快步走进房间,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错误。杰森吓了一跳,他的脚被绊住并摔了下去,伴随着一声咒骂。不过,当提姆带着有些沾沾自喜的微笑蹲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并没有再次试图逃走。

“哦,当然了,接着嘲笑我吧,我保证你马上会失去那张漂亮脸蛋。”

“时间旅行。”提姆顿了一下,选择和杰森一起坐在地上。如他所料,这孩子在处理问题上遇到了困难。成年的杰森感到不自在或没有安全感的时候,便诉诸暴力和挑衅,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小杰森也做了同样的反应,只是胆量比信心更足。“你很聪明,杰森。看看这个房间——这是你昨晚睡觉的地方吗?好好想想。”

“不想去想。”显然他已经搞清楚了现状,他只是不喜欢这个结果。

提姆慢慢地抬起手臂,清楚地表明了他的意图后搂住了孩子的肩膀。令他惊喜的是,杰森握住了他的手。他感到这个孩子正在颤抖,提姆于是紧紧地搂住他,半开玩笑地说:“你很轻信啊。”

“我又不蠢。阿尔弗雷德叫你‘提姆少爷’,这说明要么你继承了这个地方,要么你就是家庭成员。”

“就不能只是他的一个朋友?”

杰森哼了一声。“我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朋友都称作‘先生’。”

“你很聪明。”

“告诉过你了。”

轻微的颤抖停了下来,杰森逐渐放松下来。阿尔弗雷德打开门时。他几乎立刻跳了起来。“谢天谢地,衣服。”直到窗帘掉落在地上,他才意识到自己危险的处境。

提姆大笑起来。没办法,他知道自己应该为此感到难过,但杰森·彼得·托德(Jason Peter Todd)正赤身裸体地站在他面前,回头看着他,就像一只愤怒的小番茄。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以阻止这孩子不顾衣服也要掐住他的脖子。

 

 

在某种程度上,提姆对达米安仍然比杰森年轻感到恼火。这意味着阿尔弗雷德实际上是去他的房间为14岁的杰森找了一件合适的衣服。好吧,在最宽泛意义上的“合适”。

他们来到厨房,阿尔弗雷德给他们做了煎饼,杰森高兴得狼吞虎咽。而由于他经常在吃比咖啡更有营养的东西时生病,这些天的早餐对于提姆来说总是时有时无,他选择了比这个孩子慢得多的进食速度。当杰森注意到他时,他已经吃到了第五个煎饼,而提姆还没有吃完他的第一个煎饼。

“你在节食还是怎么?”

“不,我只是——”

“你像个刚怀的孕妇。”杰森咧嘴一笑,糖浆溅到了他的脸上,他说着又咬了一口煎饼。

“你他妈什么毛病?”提姆笑了,杰森似乎对于这次不是他被取笑了感到很得意。

他把叉子叼在嘴里,把水果盘推给提姆。“来吧,吃一些。我们想要孩子健康,不是吗?”

“哦天哪,你真是幼稚。”

“好吧,但我的本意可是好的。”他敢肯定杰森现在脸上那个表情是在街头学来的。

一起说笑的感觉很棒,让人感觉很正常,尽管他们俩都知道情况并非如此。即使知道布鲁斯快要回来了,提姆也无法把话题转到更严肃的话题上。至少不是现在,杰森正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阿尔弗雷德也露出了安详的微笑。

“嘿,我需要去换件衣服。”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去理会那孩子的窃笑。“一会儿回来。”

提姆并不那么怕这次谈话,他只是害怕,当布鲁斯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不在现场,没法看到布鲁斯的表情。不过鉴于布鲁斯一回家就会看到杰森,年轻的那一个——就在他们失去他的一年前。提姆不希望布鲁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遇到这种情况。

他盯着自己的手机,今天早上他把它放在桌子上了。布鲁斯会想要知道整件事是怎么怎么发生的以及为什么,而提姆除了“大惊喜!你的死去的罗宾又回来了!”之外,什么都不能告诉他的搭档。他甚至不能提供一个解决方案,甚至没有一个他们该怎么做的建议,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布鲁斯一会儿就会回来,他需要在见到小杰森之前知道这件事。

布鲁斯接了电话,告诉卢修斯他只需要一点时间,提姆听到他关上门的声音。“好吧,什么事?”

“你坐着吗?因为我觉得你应该坐下来。”

“坏消息?”好吧,现在他换成了蝙蝠侠的声音。

提姆不禁笑出声。蝙蝠侠模式可能不是正确的应对方式。“是的,但也不是。算是?告诉我你正坐着,因为我想不出什么好说法来跟你的员工解释为什么他们的老板在中午坐在了地板上。”他带着谨慎的微笑补充道。“不过其实我可以,但我觉得花钱找人演你挺不道德的。”

他得到的回答是一声恼怒的低吼,但提姆很了解他,知道他照办了,为了让他尽快说出整件事。

“杰森回家了。”

“他受伤了吗?”

“不算是。他正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在厨房里,我认为吃薄烤饼不会对自己造成多大伤害。同时,他现在十四岁。”

如果是一般人拿着电话,它这会儿估计已经掉在地板上了。但这是蝙蝠侠。而他所做的就是呼吸。

提姆知道这个反应,布鲁斯正试图冷静下来。有趣的是,他怎么没有想到去质疑这些信息。不过话说回来,他也很少质疑来自提姆的信息。

“他没事,”他向布鲁斯保证。“早些时候他觉得有点头晕,当然也有点困惑,但现在他没事了。开心地和阿尔弗雷德待在一起。他认出了阿尔弗雷德,他知道自己在哪里。而我还违反了时间旅行的原则。”

“你没有。”他的声音里带着某种警告;但是提姆已经被蝙蝠侠吓了好几年了。

“我有。他对现状适应得很好。比预期的要好。”

“他很坚强。”

提姆笑了。在楼下的那个孩子?那可是罗宾,他的英雄。“他是最好的。”

布鲁斯清了清嗓子,摸索着听起来像手提箱和钥匙一样的东西。“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尽管电话里没人看到提姆,他还是摇了摇头。“我不这么认为。布鲁斯,我还没有勇气问他。我想…我想等到他见到你。他可能会需要你。”

“好吧,”他气喘吁吁地说。“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挂断电话后,提姆快速地换了衣服,他匆忙套上一条裤子和迪克的一件哥谭大学毛衣,接着便回到了楼下。

杰森正在帮阿尔弗雷德洗碗,兴致勃勃地聊个不停。提姆倚在门口看着他们,同时思考着整件事。让杰森待在这里并不是那么让人不安或烦恼,因为这完全是出乎意料的。但如果是时间旅行……

提姆猛地转身离开厨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芭布斯的电话号码。“嘿,神谕,我需要你马上去看看杰森。”

“你好啊,小鸟。他这次又陷入什么麻烦了?”

提姆咬着嘴唇。芭布斯很快就会知道的,但如果这是一次时间旅行,而且成年的杰森还在这边的话,他暂时还不需要知道这件事。

“找到他了,”芭布斯说,背景中可以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根据信号,他在凯恩街拐角处的安全屋前。奇怪。”

“怎么了?”

“根据他的信号,他已经10个多小时没动了。”

提姆瞥了一眼门口,他已经听到了一辆保时捷熄火的声音。“让蝙蝠女去看一下,我之后再打给你。”

“提姆,什么——”

他挂上电话,在布鲁斯把钥匙插进锁里之前把门打开。“我想知道你出去的时候有多少投资方站起来?”

“他在哪?”

“还是跟阿尔弗雷德一起。”布鲁斯从他身边挤了过去,急切地想见到他的儿子,但是提姆把他拉了回来。他紧紧地抓住布鲁斯的前臂,把他堵在门厅里,轻轻地关上门。“冷静点,你会吓着他的。”

布鲁斯怒气冲冲地瞪了他一眼,但他停下了脚步。“我要见杰森。现在。”

提姆叹了口气,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我已经让神谕去查看一下成年的杰森——如果他还在的话。如果是时间旅行的话他应该还在,但如果没有,我们必须寻找更神秘的解释,因为我不认为是激素失衡使他回到了近十年前。”

但布鲁斯只是沉默地盯着他看,提姆叹了口气。“好吧,我们去看他,但之后,我要你联系一下金色先锋和扎塔娜,告诉他们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这一次,他得到了一个反应,但不多;布鲁斯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如果有什么区别的话,布鲁斯的眼睛显示出背叛。“你希望他离开?”

“我们现在先不谈论这件事。”提姆忍住了自己的愤怒。他们对现状一无所知,所以他们必须准备好一切。这可是布鲁斯教给他的,看在上帝的份上。

“你——,我想见我的儿子。”

当提姆同意让开时,他虽然没有直接冲进厨房,但差不多了。

“老大!”杰森一看到布鲁斯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的父亲用力抱住他,几乎把他压在胸口,而他带着吃惊的笑回应了这个拥抱。

“哇哦,慢点儿,大个子。我……这是怎么了?”这个孩子听起来比整个早上都更没有安全感,而提姆不喜欢这样。他想保护他,想让他感到安全。那是他的父亲,那个差点儿被他的死逼疯的人。

他的目光越过布鲁斯的肩膀,杰森看起来有点吃惊,但那孩子很开心,于是他将这股感觉压了下去。

“没什么,”布鲁斯说。“杰,一切都好。一切都很好。”

布鲁斯脸上挂着微笑,他的全部注意力这会儿都集中在在杰森身上,而假如提姆从他的义警生涯开始就在积极地为这个微笑而努力,他现在兴许会有点嫉妒。但是不,事实上提姆没有感到难过,他转身离开厨房去打另一个电话。“神谕,有什么发现吗?”

“我在那找到了杰森的衣服。”芭芭拉听起来很愉快,像是已经有了自己的结论。“说吧,是什么让一个训练有素的义警把自己的衣服落在安全屋外边。说起衣服,这里有他身上穿的所有东西,你知道杰森穿的是神奇女侠图案的内裤吗?”

提姆哼了一声。“这谁都知道。附近的摄像头有拍到那些衣服是怎么落到那里的吗?”

“先回答我的问题,小子。”

“他没有自爆,如果这是你想问的。”芭芭拉笑了,但提姆认识她足够久,他知道她现在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我不知道个中细节,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鉴于目前的情况…你会相信他现在只有十四岁吗?”

“告诉我他没有。”

“事实如此。”

芭芭拉沉默不语,她思考了一会儿。“你要我帮他变回原来的样子,从一个阳光男孩变成红头罩。”

“首先,我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我才会决定该怎么做。”她思考着他的话,轻哼了一声“你决定,呵。我想见他。”

“芭布斯,别。”

“提姆。”

“我不认为—芭布斯,我们不知道他还会维持现状多久,等他恢复后又会不会记得这一切。我不——我不想把他一个个地带给剩下的家庭成员看就好像他是个宠物或者什么的。”他干笑了一下。“等他恢复之后会杀了我的。”

芭芭拉沉默了一会儿。“我可以录像,然后等他恢复了拿这个勒索他。”

“我拦不住你,对吗?”

“尽管试试。”

提姆叹了口气,把手插回兜里。“好吧,但那是因为他不会伤害你。”

人已赞赏
一般

2019-7-18 0:00:00

一般

理发

2019-7-21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